赫咺

徒痴顽。

丰收的一周。
(含女装注意!有瑞金倾向注意!)

P1:和 @我真的是个黑洞吹 的合绘。
      后面的图都是她画的。
      拿了许可:可以炫耀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      有一种和大佬同台竞技(不存在的)的感觉
      沾了她的光。

P2:她画的超好看的金金。
     她:让金宝打嗝就有cp向。
     我:???

等等等等,不一一赘述。

讲三道题换一张画,妙哉!

让我再苟一会儿……_(:_」∠)_

希望这星期也能努力学习,好好加油,
别再睡那么多了。

“我回来啦——!”



就这样吧,走啦。(๑>ڡ<)

还会继续爱你们。

【凹凸世界/金中心】“金”的诞生

*含微量瑞金

*是脑内剧情补完,自我满足产物。

*趁播出之前赶紧祈个福。_(:з」∠)_
  祈福成功了!开心!新一集金没黑化,棒!帅!回眸杀!
  爱金一辈子!


(画张图以表心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01.

       “滚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坚硬的矿石狠狠砸向地面,噙着满眼将落的泪,声嘶力竭地咒骂着远处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讨厌你!哈,一提爸爸妈妈就受不了,难怪他们都不要你!” 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男孩儿仗着人多势众,强压下内心的恐惧,哂笑着却和其他一样佯装无畏的孩子们快速退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抹了把脸,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你管!再来一次,我就撕烂你们的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秋听说消息急匆匆赶去时,正好遇上边抽泣边捂着最疼的伤口,慢慢往家走的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金站定在大喘气的秋跟前,头也不抬地问,“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回来了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秋轻叹,重复了一次已对金说了无数次的话——尽管对死亡司空见惯,但这对五岁的孩子来说确实太过残忍:

 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爸爸妈妈不在了呀,被森林里的魔兽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金千万不能乱跑哦,以后和姐姐出去,一定要跟紧姐姐。还有”,秋吹了吹金的伤口,好让上面的酒精蒸发;在上药之前,她沉下声线,对上金的眼睛严肃地说:“不要再和其他小朋友吵架了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姐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嘘。像我之前说的,如果金能和他们交到朋友,他们就不会总那么说了。”她小心地帮金擦拭用于止血的药膏,“而要和别人交朋友,就要控制一下你在……咳,你变坏的脾气。要多笑笑,开朗一点。多学学姐姐嘛,看姐姐交到了多少朋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控制不住……他们一说我就气。我凶他们,让他们别说,他们就又说!然后我……”金嘟起嘴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!”秋嗔道,轻轻拍了下金的脑袋,“你伤害了他们,他们肯定也会来伤害你呀,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啊。你就像姐姐一样,在心里造个容器,然后每次生了气,就把‘气’装进里面,等没人了再发泄出来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试过呀!可是不挥挥拳头,打些什么,我就觉得不解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 秋愣住了,因为她也是这样,而她们并不知道“沙袋”是什么——登格鲁星可没有细软的沙粒。但金太小,不能像自己一样去水晶之森,“偶遇”魔兽,杀它们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你就像姐姐一样,把他们存到保护自己时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02.

         说是这么说……可是哪有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金用力踢远了一块脚边的石子,发现它滚动时闪现的碎光后,又急急忙忙追着把它捡进背篓里。秋在不远处干自己的事儿,每次自己受伤后,她就不会再自己跑进水晶之森的深处,去采那些更有价值——也伴有更高的遭遇魔兽风险——的矿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金听着身后规律的“叮当”声,感觉缺了两个有点儿孤独冷清,又想起秋在受到他人安慰时,露出的有些奇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多笑笑嘛!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可那笑比姐姐忍着不哭时的表情还难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姐姐也很辛苦吧,那就不能让她更难过啦。毕竟我只有姐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就一定一定要学会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有姐姐给的“护身符”呢!那好像是她揍了一只,说是要一起玩儿 ,其实是来找她麻烦的魔兽后,从他那儿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还别说,把它带上后,好像每次只要摸摸它,那些黑暗的情绪便统统不见了,自己越来越能对那些一开始并不友善的孩子们扬起笑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恶意如巨浪一般压境,他也能拍拍胸脯,自信地咧开嘴说句:“没问题的!这都是小事儿,我能解决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金便抬头,那些水晶里的金发小孩儿们也抬头。在莹莹蓝光里,瞬间便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模仿姐姐,煞有介事地说:“你看看你一点不体谅姐姐,老让姐姐担心。你看你这里、这里、还有这里的伤口,诶呀,姐姐又要加班采矿去换药了。这张帅气的脸都不好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再让自己受伤了,好好保护自己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离自己最近的那个“金”碰了碰誓约的拳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突然听见自己的声音,怔了怔。看来是真的能做到!毕竟自己不由自主地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欢呼一声,他和满篓的矿石一起蹦哒着去帮姐姐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渐渐开始在耳边徘徊的声音是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在这儿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03.

        我就在这儿,所以你能留下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别再去修什么炼了啊,你每次回来都一身伤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来,求你了,所以,
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!我们一起玩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。回去,别再跟着我。”银发的男孩儿皱着眉挣开紧握着他脚踝的手,大步流星,对亦步亦趋围着他团团转的金“一起玩儿”的喊声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和你这闲人可不一样,今天一整天都要狩猎和修炼。”格瑞故意做出凶狠的表情想吓退金,哪成想一转头金就又“摇着尾巴”苦苦央求他陪着。

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那你什么时候才能陪我一起玩儿嘛~”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完好无损的你呢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还是那样的回答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杀光这里的魔兽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又是这样。明明已经过去一年了,和他住了一年了,我也不生气那么久了,我笑了那么久了,我疼了那么久了,努力那么久了,就算其他的大人小孩儿看起来都很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金又像他父母去世之前那样开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就算已经尽力顾及格瑞的心情,去按自己的方式保护这个离自己最近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结果只有我自己这么想吗?所以我的努力真的有意义吗?

         魔兽?魔兽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在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我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就在这儿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哪个地方好像被捅碎了,金觉得,“气”一点点从那里跑了出来,为了遵守承诺,慢慢聚在了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尖锐的声音突然癫狂地炸开在耳旁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了好久啦,魔兽的话,我就是啊!我就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金低声说,再抬头时,他水晶一样灵动的蓝眼睛已变成两汪血泊窝在深邃的眼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”笑了,看见平常冷静淡漠的少年惊恐万状的表情后似乎更开心了,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我们能一起玩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那叫玩儿?

        白痴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是格瑞猛地回神后的唯一想法。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惊吓过度而晕过去的,反正看见另一个金灿灿的身影后,他就立马放任自己坠入黑暗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修炼意外地完成了,超额。

        格瑞想确认一下自身的状况,奈何全身无力,只能堪堪挪动脖子左右看看:

         有数处擦伤,肌肉酸痛;天色还早,看来没昏迷太久,伤势不重,只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子到底……他身后那团恶心的东西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那种熟悉的恐惧感,他和杀了族人的“那些东西”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为什么他会突然变成那样?生气了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做得太过分了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笨蛋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!啊,抱歉抱歉,吓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少女面带歉意地笑道,她的笑容和发丝反射阳光,烘得格瑞暖洋洋的。姐弟俩都是这样,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是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 格瑞小幅度地摆了摆头,继续直视少女的双眼,像在考虑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秋姐……”格瑞转移了一下视线,“金,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秋的笑容僵住,不再继续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是金的错,我替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它的!我想大概是我的错……对不起。”秋的双手不安地收紧,嘴角稍稍扯开,眉眼却重重垮下,声音沙哑地嗫嚅,“金他……小时候,在登格鲁星这样的环境下,容易受伤,产生的负面情绪又有点多,我怕他撑不住,教过他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我好像,没完全做好呀……”秋如雨后湖的蓝眼睛终于蓄满水,就要溢出眼眶,“但是,金……他本意……应该只是和你交朋友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格瑞慌了,秋袒露的脆弱让他措手不及,他顿时无比痛恨自己处变不惊的外表和不能好好表达自己的笨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笨蛋!

 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打算说些什么,好让那些泪别真落下时,一双肉手把秋从背后抱住。抱得大概很用力,秋立马挺直了脊背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别哭,不是你的错……”软糯的童声闷闷传来,箍在秋腰上的上缠得更紧,“是我自己没有控制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不要老把错归到自己身上啊,这就是我的错,姐姐不用为我挡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长大啦姐姐……从五岁就开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……别再担心我啦……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梦呓一样的话,终于震落秋的泪。

        笨蛋……哪有长大的孩子还把鼻涕眼泪全蹭别人衣服上的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秋安慰的话还没出口,金就抹了把脸走到床边,严肃的表情让他看起来老成许多,格瑞有点儿讶异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。”金的深鞠躬让格瑞眼睛睁得更圆,“我下次不会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,还想有下次啊!”秋拍了下金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!格瑞对不起对不起,再也没有下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……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回应格瑞的是姐弟俩的熊抱。

        格瑞真的没生气,最初他也只是想问问秋“金在哪儿,怎么样”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向金道个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伸手环住了姐弟俩,轻声道:“对不起”。


        04.

        约定再加一个吧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这种力量,我不仅要用来保护自己,我还想拿来保护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吗?那我拿来保护重要的人好啦,反正我平常就很强,别人伤害不到我的!

        。


         05.

         “要保护重要的人啊……要保护格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所以面对获得百人之力的鬼狐也能毫不畏惧,甚至

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想杀了他。他那样伤害格瑞,我想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但愤怒的箭头刺穿鬼狐的前一刻,他听见了日思夜想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 “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06.

 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“到你们来陪我玩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是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进前负伤的,身后站着的,消失不见的——都是所挂念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朋友,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么多无辜的参赛者,要因所谓神的权利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样,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裁判长说了,我们要合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?和他们(这些比我还嚣张的人)?闭嘴吧小子,扰人清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金,很抱歉。但是,在下的骑士道不允许我与恶党联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们这些渣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别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怎么能容忍任何不确定因素!

         除非出现和这怪物一样的“怪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最强的四位再次轮番作战,但孤傲的猛兽们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还是丹尼尔有趣点,”顶峰的两人被攥在手中,哀叹着的怪物像掐着布偶的孩童,“好无聊啊,还是先把你们一个个杀掉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气压骤降,压得人不敢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金迈开了腿。

         像在散步,他步伐轻快;像被蛊惑,他面容呆滞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,停下,笨蛋!你的元力失控爆发没了啊,你现在帮不上什么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是哦,元力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本小姐回来,呆子!别不自量力,之前我你都没帮上,现在是要去送死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连矢量疾走都使不出来,只有这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……来自深渊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吗,但我保证它不会伤害别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踏出那步的瞬间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不详的气息爆裂;漆黑的箭头狂舞;紧绷的肌肉抽搐;淬血的双眸收缩;炽热的心脏震颤,滚烫的血液奔腾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出烧伤胸膛的气,他在悄悄哀嚎着:

        屠/杀!屠/杀!屠/杀!

        可那是紫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救他! 救他!救他!

        要保护重要的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发现更有意思的玩具,小黑洞放开了手里破烂不堪的布偶。

       金被揪紧的心脏终于解放的瞬间,他竟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过王者们身旁的那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戒备,

        雷神周身电气环绕;

        疑惑,

        骑士收势静观其变;

        惊奇,

        “近神”微笑挑起眉梢;

        担忧,

        旧友提刀加入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其他不甘被玩弄的“蝼蚁”们,

        跟在“金”的身后,

        瞳仁清澈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乌合之众,也是成塔之沙,不管曾抱有何种愿望,现在只有同样目的:

        打败他!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来吧!”——挪动你们伤痕累累的脆弱身躯!

        活下去!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别那么无聊啦!”——用你们最后三十分的生命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只是常人吐息的一瞬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暴起、接近,伸手带出的是死神的箭矢!心跳是擂鼓;嘶吼是战歌;破风声是战斗开始的号令!

        保护重要的人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怪物”与怪物的残杀!

        更浓稠的黑暗堵塞视野、鼻腔、大脑、心脏;

        现双眼汹涌决意的红光,死盯猎物所在的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肉眼可见的癫狂!

   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“终!于!啊!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等了好久啦——!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箭头锁链针锋相对,火花四溅;

       分米之差,金和小黑洞同时举起能轻易夺走生命的利爪。

       沸腾的怪物激奋地啸叫:

       “你——终于来啦——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点来不及写明白的补充:

         01.秋也黑化过了。在采矿遇到难以战胜的魔兽时,为了保护自己而黑化了。但由于体力不支而晕倒。往复几次,加上格瑞总受伤,金便更担心他在修炼时出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 02.格瑞知道黑金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 03.黑化后仍有理智,黑化时的记忆也会保留,因此首次黑化后金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04.金在与紫堂接受罗德烈教导时,没控制住把元力挥霍干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 05.联想自身,金觉得黑堂是紫堂长期忍耐的负面情绪的集中表现,因此阻止了四位杀紫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全是根据官爸伏笔和各种道听途说的消息而产生的臆想!!!欢迎交流斧正!!!

        是一系列事件后,受红枣蛋太太激励激情赶工。

        爱金。为金宝献上肝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一位甚至没有春节假期的苦逼咸鱼艺考生